深夜影院免费版应用下载

♂? ,,

,最快更新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!

林清雪说:“陆军,为了避嫌。在余铁生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恢复意识给作证之前,最好留在派出所。哪儿都不要去。我去古树屯走一趟。余虎,给我带路。”

陆军说:“那就辛苦俩了。我留在这里等的消息。”

林清雪开车,带着余虎以及一名警员重新来到到古树屯,这已经是当天下午的事情了,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村民都在街头议论纷纷,大家都说:“余支书是好人啊。余支书千万不要出事。”

林清雪问余虎:“余德成家在哪?我们先去余德成家。”

余虎下了车,在前面引路,很快就来到余德成的小卖部,“林警官,这就是余德成家的小卖部。”

“余虎,这儿暂时没的事了,先回家吧。有事我再找。”林清雪让余虎先回家。让同事在车上等着,自己下了车,进了小卖部。

余德成刚好在小卖部,因为买东西的人不多,正和老婆金翠亲热,林清雪走进来,刚好看到余德成的手,还插在金翠的胸前衣服里。

余德成听见声音,扭头看有人进来,他赶紧把手从金翠的衣服里抽出来,林清雪没穿警服,余德成不认识,就问:“大妹子,买东西?”

林清雪一脸的严肃,冷声问:“是余德成吗?”

余德成点点头,“是啊。我是余德成,找余德成?”

美女户外春意盎然灿烂景色悠然自在

林清雪掏出证件说,“我是警察。今天们余支书被枪击,我是来调查案子的。这女人是谁?”

余德成吓了一跳,赶紧站起来,陪着笑说:“警察同志,刚才我说话多有得罪。对不起啊。这个女人是我的老婆。金翠。我们是合法夫妻。”

金翠也陪着笑,“警察同志,我们真的是夫妻,不是乱搞的。”山里人,一般很少跟当官的打交道,跟警察这种特种职务的官员打交道,更是心慌。林清雪察言观色,发现这夫妻俩跟自己说话的时候,脸色都不正常。心里更加怀疑了。

他们的男女关系,林清雪没有多问,她单刀直入,“余德成,我问。今天余铁生被枪击的时候,在什么地方?”

余德成吓得一哆嗦,“跟我没关系啊,我……我,我在路上。”

林清雪眼睛瞪起来,厉声问:“什么路上?”

余德成吓得颜色更变,支支吾吾说:“我……去果园的路上。今天上午,我去果园了。”

林清雪冷哼一声说问:“余德成,大冬天的去果园干什么?”

余德成也想起自己说的有点不对号,胡乱解释,“我去果园……给果树除草。”

林清雪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余德成,在警察面前,还敢不老实?大冬天的,还下了这么大的雪,真的去除草吗?”

余德成意识到自己的解释更糟糕,林清雪又说:“有人看见,今天上午曾经在案发现场出现过。我想,不用我带证人出来作证吧。究竟去案发现场干什么了?老实交代。”

被林清雪灼灼逼人的质问,搞得余德成浑身颤抖,脑袋一耷拉,“警察同志。我刚才说谎了。我……我确实去了打猎的那了。”

林清雪问:“县领导来打猎,跟着掺和什么?”

余德成哭丧着脸说:“我这人爱占小便宜,就是想看看他们打猎,有没有打死,来不及捡的猎物。我知道这些当官的人多,枪多。他们买的猎物也多。要是运气好,捡个野兔回来炖炖吃了。”

林清雪说,“行啊,这么冷的天,还冒着被误伤的危险,就为捡一只几十块钱的兔子?余德成说的话,我能相信吗?”

余德成吓的扑通一声跪下了,“警察同志,我真的是去捡兔子,余支书是我们本家亲戚,我跟他没仇没恨,怎么可能伤害他?”

林清雪语言牟利,说:“可是,和陆军有点过节,没准开枪射击陆军,误伤了余支书呢?”

余德成吓的面如死灰,他竟然哭了,“呜呜,警察同志,不要冤枉好人。”

金翠也吓得苦苦求情,“警察同志,我家余德成真的不是那种人,就是借他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去杀人。平时在家里杀个鸡,也需要我动手呢。他只敢帮我打打下手。”

林清雪说:“余德成,喊冤没有用。关键是必须有证人出面,证实没有作案机会。案发当时,谁能证明不在案发现场?”

余德成傻眼了,当时他是自己前往栎树林猎场的,那里有人给自己作证啊?余德成不懂法,被警察逼着盘问,心里越来越慌,突然站起来说:“对不起,我想去趟茅房。”说完,就要溜走。

林清雪何等聪明,早就看出他不对劲,林清雪手疾眼快,一伸手把他按住,然后咔嚓一下手铐子戴上了,“余德成,在案情没有真相大白之前,就是嫌疑犯。我们派出所也有厕所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
金翠看到林清雪抓了余德成,吓的拉住林清雪胳膊,苦苦求饶,“警察同志饶命啊。余德成不会干那种事的,放过他吧?”

“他杀没杀人,我现在不做定论,我现在是让他回去协助我们调查。不要妨碍公务。”林清雪不理会金翠,押着余德成从小卖部出来,直接上了警车。警察呼啸着开走了。

胡同口有不少乡民,都看见余德成被押上警车带走了,今天余支书被害,中枪送医院不知死活,难道是余德成干的?这小子不是缺德吗?余支书可是他的本家哥哥啊。不就是上次没有提拔他当队长吗?就凭他那两下子,有什么资格当队长啊?

哎,真是人心隔肚皮,做事两不知。这个余德成,平时看着挺老实,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。

金翠看到余德成被带走傻眼了,含着眼泪自言自语说:“天呐,这可咋办?”天黑下来,金翠回到小卖部,觉得六神无主,坐立不安。

余德成的性格她了解,要失去了派出所,警察一吓唬,他没准就承认是杀人凶手,“不行,我得去找麦圈,想办法把余德成救出来。”金翠就把小麦部门锁上,然后来找麦圈。